半夏

闭上眼,依然能够清晰地浮现与你相遇的那个瞬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写在即将结束的2015尾巴尖。嘈杂的一年,甚至都开始找不到方向,却依旧或多或少在寻找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年过得尤其的快,毕业的压力越来越大,渐渐的就完全埋在了实验里,却也越来越迷茫。那些曾经熟悉的事和人,渐渐的都越来越模糊。曾经爱逛的上海城甚至连走在附近都开始会迷路,曾经喜爱的故事已经不记得各种细节,曾经熟悉的人再见面时竟不知道该聊些什么,连常看的书和电影也慢慢换了类型。

       狠狠的做了两次告别,却依然会在再提起时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   你终于还是离开了,在这样一个年纪。人总是要服老,即使嘴上倔强的不肯承认,心底总还是会觉得越来越难以坚持。虽然很早就已经说服自己要做好准备,总有这样一天的到来,却还是会在知道的那一刻彻底崩溃。已经很多年没有哭的这样彻底,毕竟是告别了自己最美好的年华,告别了自己最深爱的一拨人。我只是想说,你已经足够好了,至少在我心里,你永远是最好的。所以,老头子,请保重。还有大叔。

      在年末的时候看了「我的少女时代」,又默默的回忆了一遍「Veronica Mars」,那些曾经喜欢过的人,那些一起经历过的事,也终于还是在今年落了幕,终究还是没能敌得过时间和距离。以至于最后甚至不知道你爱看怎样的电影,爱听谁的歌,如今又是谁的脑残粉,爱着的又是谁。那就这样吧,慢慢的我总会忘记你,而你也终将不再记得我。但还是,希望你找到自己的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既然都已经走到了这,那就随他去吧。总还是要继续的,只是明年会怎样呢。

       PS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重拾了薛段子手的音乐,竟就这样听了大半年,那些痛击心扉的词和调。

评论